最新消息:

【Ted演讲】Aimee Mullins艾美·穆琳斯和她的十二双义腿

励志视频 lizhia 337浏览 0评论

 

我曾经和一群大约300人的六到八岁的孩子们 在儿童博物馆交谈 我随身带着一个装满义肢的包 和你们在这里所看到的相像 然后我把它们摆在一个桌子上,给孩子们看 从我的经验来看,要知道,孩子们天生对 他们不知道、不明白 或者不熟悉的东西好奇。 只有在成年人的影响下 他们才会学会去害怕 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就这样被抹杀 或者是约束孩子们问问题 好让他们做有礼貌的好孩子 想象一下,大厅里一个一年级老师 带着一群不守规矩的孩子,老师会说:”好啦,不管你干什么, 就是别盯着她的腿看。“

但是,问题就在这儿 我之所以会在那儿,就是想让孩子们观察和探索 所以我就和成年人达成了协议 让孩子们在们有成人陪伴下 自己待两分钟 门打开后,孩子们俯身摆弄起义肢 他们这儿戳戳那儿碰碰,摇摇脚趾头 还试着把整个身体压在短跑义肢上 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我说道:”孩子们,抓紧啊– 我早上起来,一心想要能够一下子跳过比房子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两三层的高度 但是,想想哪些动物、哪些超级英雄、那些卡通人物 你能想到的任何一个 你会给我造一副什么样的腿呢?“

立即有孩子答道:“袋鼠!” “不对,不对!应该是青蛙!” “不对,应该是神探佳杰特(上世纪80年代动画人物)!” “不对,不对,都不对!应该是超人特工队(迪斯尼2004年出品动画电影)” 还有其他一些我不太熟悉的 然后,一个8岁的孩子说道, “嗨,为什么你不想飞呢?” 所有在场的人,包括我,惊叹道“对啊” (笑) 就这样,我从女人 一个这些孩子被教育成看待的“残疾人” 到一个一个潜能尚待开发的人 一个很有可能有超人能力的人 很有趣吧

在座的有些人11年前在TED见过我 当时人们热烈讨论这个会议是如何如何改变人生 不管你是听众还是发言人,我也不例外 TED可以说是我接后10年探索的发射台 当时,我展示的义肢是修复术的前沿技术 我当时接上了碳纤维制成的 仿猎豹后肢的短跑义肢 可能你们昨天见过 这些栩栩如生的喷漆硅胶义肢

当时,我有机会 在传统医学修复领域创新 把他们的才智与科学、艺术相结合 制造义肢 这样我们就不必把外观、功能和美学划分开来 并赋予不同的价值 幸运的是,很多人做出了响应 旅程就这样开始了,很有趣的是,有一个TED参会者 琪 皮尔曼,希望她今天也在场 她当时是一本名为《ID》的杂志的编辑 她把我作为封面故事刊登在杂志上

接下来我开始了一场奇妙的旅程 当时我奇妙地碰到了很多人和事 我被邀请去做了很多演讲 在世界各地讨论仿猎豹义肢技术 人们在演讲后找到我 不论男女 谈话内容不外乎 “要知道艾美,你很迷人。 一点不像有残疾的。” (笑) 我想“这还挺神的, 因为我一点也不感到残疾。” 我的有关演讲的视野也被打开了 美也可以被探索 一个美丽的女人应该长什么样? 什么是性感的身体? 很有趣的是,从一个身份角度 残疾意味着什么? 我是说,有人–比如帕米拉·安德森(美国艳星,以其硕大的隆胸著称)的修复程度可大大高过我 可没人说她残疾 (笑)

后来这期《ID》杂志,经美术设计师皮特·萨维耶之手 传到了时装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和摄影师尼克·奈特手中 他们也对探索相关方面很感兴趣 参加完TED几个月后,我就搭上了前往 伦敦的航班,摄制我的第一组时尚杂志照片 结果可以从这本杂志封面看出– 时尚吗? 3个月后,我为亚历山大·麦昆做了第一场时装秀 腿着一副硬木手工义肢 没人知道–大家都以为是木制长靴 事实上,它们就在台上 葡萄藤、木兰花,惊人的美 诗意很重要 诗歌能把陈腐和受忽视的东西提升到高层次 进入艺术的境界 能把令人生畏的东西转化成 引人入胜的东西 让人驻足良久 也许会让人们理解

这些是我从我的下一个冒险中第一手学到的 艺术家马修·巴尼在他的影片《悬丝》 这部影片真是醍醐灌顶 我的双腿竟可以成为雕塑品 这时,我就游离开模仿人体 开始探索美学的理想 后来我们研制了人们昵称为玻璃腿的义肢 虽然它们实际上是剔透的聚亚安酯制作的 也就是制造保龄球的材料 相当重的! 后来我们用根与土壤的东西塑造这种义肢 把土豆根系植于其中,把甜菜根植在上头 还装上了很可爱的铜质脚趾 就这样完成了一个杰作 另一个造型是半人半兽 是对我运动员生涯的小小致敬 14个小时的义肢彩绘 才看起来像有灵活爪子、 摇来摇去的尾巴的生物 有点像壁虎 (笑) 另一付我们合作创作的义肢 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像水母 同样也是聚亚安酯制成的 这副义肢唯一的用途就是 除了电影里的展示, 就是给人们感官刺激并激发人们的想象 所以诡谲多变很重要

今天,我带了至少12副义肢 它们是由不同的人为我制作的 不同的义肢给了我与我脚下大地的不同体验 我还可以改变身高 我有5个不同的身高 (笑) 今天,我有6尺1(约186cm) 我身上这副义肢大概是一年前做的 在英国的多西特整形外科做的 当我把它们带回曼哈顿的家里 我回来后第一次出来是去一个化妆舞会 舞会上有个姑娘我认识多年了 不过那时我只有5尺8(约177cm) 她看到我惊讶不已 她说道“你怎么那么高!” 我说道“是啊,挺好玩的,不是吗?” 有点像站在高跷上踩高跷 但我从此对门框有了全新体验 始料未及的新天地 我乐在其中 她看着我 说道:“但是,艾美,这可不公平。” (笑) (鼓掌) 最奇妙的是她是认真的 能随意改变身高 可不公平

那时我才知道– 那时我才知道社会交往的 巨大变革 在近10年来 这不再是克服先天障碍 是关于增量 是关于潜能 义肢的作用不再仅局限于代替身体缺失部分 它们可以作为佩戴者身份的象征 可以创造佩戴者天马行空的想象 在这个空间 所以那些社会一度认为是残障的人 可以成为自己塑造身份的建筑师 并且切实继续改变身份 仅凭设计自己的身体 从一个强大的源泉获取灵感 现在令我激动不已的是 通过尖端科技 机器人技术、仿生学– 及由来已久的诗意 我们向自身的集体人性迈进了一步 我认为要发掘自身 人性的的潜质 我们要赞美那些令人心碎的力量 那些人人都有的光荣的残障 我认为莎士比亚笔下的夏洛克 “你们要是用刀剑刺我们,我们不是也会出血的吗? 你们要是搔我们的痒,我们不是也会笑起来的吗?” 这就是我们的人性 及其所有的潜质 是这些让我们熠熠生辉 谢谢 (鼓掌)

转载请注明:励志啊! » 【Ted演讲】Aimee Mullins艾美·穆琳斯和她的十二双义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