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Ted演讲】Cameron Russell: 外表不是全部,相信我,我是个模特

励志视频 lizhia 322浏览 0评论

 

嗨,我是Cameron Russell,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 我是个模特 其实,(我干了)10年。 现在,我在这个房间内感到一种 令人不适的紧张感 因为我不该穿这条裙子(笑声)

幸亏我带了另外一套 这是TED讲台上第一次现场换装 所以我觉得今天在场的人都很幸运啊, 如果有些女士对的我出现感到惊恐 不必现在告诉我。但我马上就会在twitter上知道的 (笑声)

我也想告诉各位我有幸 能够在10秒内 改变我在你们心中的形象 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得到的 这双高跟鞋很不舒服 而好消息是我不打算穿他们 最坏的消息是我要把这件毛衣从头上套进去 因为这时候你们会笑我 所以当我穿衣服的时候,(你们)什么都不要做 可以了

那么,我为什么做这个呢(现场换装)? 这很怪 呃 希望不会像图片上这样怪 图象是强大的 但同时又是表面化的 我只是在6秒内就彻底改变了自己在你们心中的形象 在这张照片里 我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男朋友 当摄影师 要我弓起背,摸那个男士的头发时 我非常不自在 确定的是,除了手术 或像两天前我为了工作做的棕褐色(皮肤) 我们基本上是没法改变外表的 我们的外表,虽然是表面化的,固定的 还是极大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所以今天,对我来说,变的无惧就意味着要诚实 今天我站在这里是因为我是个模特 我在这个舞台上是因为我是个漂亮的白种女性 在我们业内我们称此为“性感女孩” 我要回答下人们常常问我的那些问题 (而且是)以一种诚实的方式

第一个问题是,你是怎么成为模特的? 我总是说:“我是被发现的”,但这其实什么也说明不了 我成为模特的真正的原因是 我拥有极佳的基因,我是遗产的接受者 你可能在疑问什么是遗产. 呃,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 我们定义里的美不仅仅只包括健康,年轻 和身材匀称这些我们出于生物本能去赞美的元素 还包括高挑,苗条的体型, 富有女性气质,白色皮肤这些特征。 这就是我的遗产, 这就是我一直在兑现的遗产, 我知道你们中有些人 可能对这个观点存疑 你们可能会举出一些时尚圈人物,例如 Naomi, Tyra, Joan Smalls和Liu Wen (前三位为黑人模特,第四位为中国模特) 首先,我要表扬下你们对于模特界的了解令人印象深刻 (笑声) 但不幸的是,我得告诉你们,在2007年时 一名纽约大学的博士在启发之下 统计了所有在职模特的人数 在677名正式受雇模特中 只有27名,也就是不到百分之四,是非白种人

下一个人们常问我的问题是 “我长大了能当模特吗?” 我的第一个答案是:“我也不知道,因为他们没让我来掌管这件事” 但第二个答案,也是我想对问问题的那些小姑娘说的是“为什么?” 你知道吗?你可以选择任何的职业。 你可以成为美国总统 或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发明者 或是个忍者般的心胸外科诗人, –这个不错,因为你会是第一个 (笑声) 如果,听完这些她们还是说 “不,不,Cameron,我想当模特” 我会说:“当我的老板吧” 因为我不能决定任何事 你可以成为美国Vogue杂志的主编 或是H&M的首席执行官,或下一个Steven Meisel(著名时尚摄影师) 说你长大后想当模特 就像你说你长大后想赢彩票一样 (能不能成为模特)不在你的掌控范围之内。当模特很棒 但它不是一个可规划的行业 我将为大家展示我模特从业十年的一些经验 因为不像一个忍者般的心胸科诗人 它只能立足当下 所以如果摄影师就在这里 灯光就在这里–比如漂亮的水银灯 客户说:“Cameron,我想要一张走路时的快门照” 这条修长的美腿先迈步,这条手臂放在后面,这条手臂放前面 露出四分之三侧脸,来来回回, 就这样,然后回头看你臆想中的朋友 300,400,500次(笑声) 这看上去就像这样(笑声) 希望不像中间那张那么怪 我不知道那张是怎么回事儿

现实是,当你毕业后 有了简历,做过了几份工作 你就不能再说其它的了 所以如果你说你想成为美国总统 但你的简历上写着:有十年工作经验的内衣模特 人们会笑着看你

下一个人们常问的问题是:“他们会修照片吗?” 是的,他们会修几乎所有照片 但这只是工作的一小部分 这是我第一张模特照片 也是我第一次穿比基尼 我基至还没有过月经 我知道这有点私人,但 那时我还很年轻 这是那张照片几个月前我跟祖母一起拍的照片 这是拍照片当天 我朋友跟我在一起 这是我拍法国Vogue杂志前几天前在睡衣party上拍的照片 这是我在足球队和V杂志的照片 这是现在的我 我希望你们明白的是 这些不是我自己的照片 而是 由一群专业人士制出的图象, (他们是)发型师,化装师,摄影师,造型师 以及他们的助理,还有前期制作,后期制作 他们制造出了这些图象,而不是我

下一个问题是 “你能得到免费的东西吗?” 我确实有太多 从没机会穿的8英寸高跟鞋, 但是免费的东西 却是我在现实生活中得到的。而这恰恰是我们不愿意谈的 我在剑桥市长大 有一次我走进一家商店却忘了带钱 他们送了我一条裙子 十几岁时,我跟朋友一起开车 她是个糟糕的司机,闯了红灯 我们被停车 我只说了句:“长官抱歉” 我们就继续上路了 我得到这些是因为我的外表 而不是我是身份。有些人为了他们的外表 而不是身份付出了代价。 我住在纽约,去年 有14万青年被停车搜身 他们中百分之86是黑人和拉美人 大多数是年轻的男孩子 而在纽约年轻黑人和拉美男性总数只有17万7千 所以,对他们来说,问题不是:“我会被停车吗” 而是“我要被停几次?我什么时候会被停?“ 我在为这次演讲做调查时 发现在美国13岁女孩儿群体中 百分之53不喜欢她们的身体 到了17岁,这一比例上升至百分之78。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是 ”当模特是什么感觉?“ 我猜他们期待的答案是 ”如果你再瘦一点儿,你的头发再有光泽一些 你就会很开心,很难以置信“ 当在后台时,我们会给出一个 像这样的答案。 我们说”能到处旅行 和有创造力的,热情的,灵感不断的人一起工作真的很棒” 这不假,但这只是事实的一半 因为我们永远不会在镜头前说的是, 我永远不会说的是, “我没有安全感“ 因为我必须每天都要担心 我看上去怎么样 如果你曾经也想过 如果我的大腿更瘦,头发更好,我会更开心吗? 你只要去看看模特就知道了 因为她们有最瘦的大腿,最漂亮的头发,最酷的衣服 而她们却可能是世界上最没有身理安全感的女人

所以当我为这次演讲做准备时时,发现 很难为诚实找到一个平衡点。因为一方面 如果我站在这儿,说 ”看,我凭着天生的优势得到了这么多东西,”心里会不舒服 可是如果这句话接着 “可是这些都不能让我开心”也很不自在 但最难的是去展现 性别和种族歧视的职业传统 因为我自己本身是最大的受益者 但同时我又很开心并受尊重的站在这里 趁着我还年轻,而不是已经工作了10,20或30年 和模特行业间有越来越多的阻隔(不能获得最直接的感觉) 因为可能到那时我就不会讲我怎样得到第一份工作 怎样付大学学费 这些现在看来是如此重要的东西

如果这次演讲能使你有所受益,我希望 是我们都能欣然接受 图象的力量带来的我们所理解的成功 和我们所理解的失败

谢谢(掌声)

转载请注明:励志啊! » 【Ted演讲】Cameron Russell: 外表不是全部,相信我,我是个模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